邈世之感遇-初二记叙方1000字

作文2020-09-18 15:52:40TQ教育网

漠视这不公的命运,悲叹这时光的流逝。“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题记

超凡脱俗,《感遇》乃邈世之作。其二首以香兰杜若抒发自己的情感。陈子昂厌恶朝政,屡遭欺压,辞官返乡,又遭段简诬陷,忧愤而死。其怀才不遇之悲鸣,生不逢时之哀叹,无一不显示出伯玉先生的才华横溢。他曾因政治抱负不得以实现,登上蓟北楼——幽州台,感慨万端,遂赋诗七首,题为《蓟丘览古》。而《感遇三十八首》,也是因感慨身世而作。

吟风弄月之中,是谁寻到了那淡淡一抹清新,是谁发自内心地轻吟:“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

正值盛时,香兰杜若竞相开放、秀丽芬芳、清秀优雅。绿叶衬其花色更添绚丽,花叶掩映、朝气蓬勃。朱蕤紫茎、姹紫嫣红、色彩斑斓、花簇纷披。虽说兰若不似菊花般自命清高,又不似牡丹般华贵富丽,但它有它的韵味,因而独具风采。它鹤立鸡群,风姿绰约,却只能孤芳自赏,无人可赞。

但是,秋意渐浓伴随着芳华落尽,将这明快的节奏渐入低谷。即使是秀色超群的兰若,也有凋零的一天。

万紫千红之后,是谁轻轻的抹去了那尘埃,又是谁在叹息:“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秋风乍起、寒而不冽。时光不留情地带走了兰若的芳华,也取走了伯玉先生的年华。风刀霜剑下,世事沉没,没有留下丝毫,只剩下挥之不去的失意与无奈。草木零落、美人迟暮的意境,体现了他深沉的苦闷。寒光威迫,是朝廷的黑暗拦截了陈子昂效忠于国的道路。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意味着理想破灭。悲怆之中,他只能以吟诗作赋来抒发自己内心的愤慨。

在采丽竞繁、风花雪月的诗文中,陈子昂坚持摒弃浮艳之风,而独具清峻风格,标举风雅比兴、魏文风骨,大胆创新。从古至今,谁能有“独怆然而涕下”的凄恻,谁能有“伊人信往矣,感激为谁叹”的苦闷情怀?只能感叹“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哪里还存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自信?

草草数年晃眼而过,光阴似水如梭。抓不住,只好任它流走。年少时的梦想,如今不能实现,复水东流。陈伯玉不似李白,一醉方休,“借酒消愁,愁更愁”,但也一样渴望“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的清冷生活,视世界与陶轮之外。富贵等于浮云,家室视同逆旅。如此悠然淡定,难道不是因为想逃离腐暗世尘的那些人共同的梦吗?可是,这仅仅是一个梦罢了。又有谁能摆脱得了繁乱世情的圈套?陈子昂的抱负精神令人钦佩,只能责怪这命运对他来说太不公平。暮然回首,只能空手而归。

沧海桑田,世尘默默,岁月更迭,人生蹉跎,踏坎坷,走风波,皆是匆匆过客。心里那片幽暗地带,荡漾着的,是欢喜,是悲哀?……

是不是应该把历史埋葬在深处?也许那个孤独、寂寥的影子,从来都不能在后人眼中成为过眼烟云。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是孤愤,是咄嗟?

——后记

邈世之感遇-初二记叙方1000字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