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里赶德阳-优秀散文2000字

作文2020-12-29 07:30:40TQ教育网

岁月是一列永不停息且没有终点的列车,一路时光,一段记忆,一份感怀。

——题记

70年的酱油拌饭

钴蓝色罐子底只有稀薄的一层白色晶状体,这是每顿饭不可或缺的盐。它旁边斑驳掉瓷的搪瓷钵钵同样囊中羞涩腹中空乏。外婆把钴蓝罐子握起,用铁勺子沿着内壁把粘附的稀疏盐粒刮下来,在每个碗里捉一丢丢,最后干脆捧着罐子对着碗晃一晃、拍一拍。水开了,外婆把搪瓷钵钵里舀两大勺开水,捧着钵钵左左右右来来回回晃荡一番,然后每只碗里倒上一些——今儿早上的一顿烂面条算是解决了。

掐指一算,七天一场的日子到了,盐是一定要买的,如果能买到一点猪板油就好的不得了了。美女庙估计买不到板油,还是去德阳县里碰碰运气吧!于是外公早早的去生产队请了假,呼噜噜喝完一碗稀烂的面条,带上三两米,再在衣服内夹深处塞进攒了很久的八毛巨款,踹上个布袋子就出发了。一路上碰上扛着锄头出工的乡里,“赶场啊!”一边随口问一句一边投出羡慕嫉妒的眼光。

“好久都莫得盐了,岁娃儿把嘴巴翘起多长!”外公也一边走一边流露出无奈的神情。

穿过弯弯扭扭的羊肠土路,爬上一段陡陡峭峭的石板山梯,走过一段架在人民渠上一米来宽的泥面石桥,道路变宽了一些,但依旧是土路。也能看到一些行色匆匆的赶场的人,他们的目的大多一样,不然,谁愿意耽搁一天的工分又把辛苦钱花出去了呢?

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可以依稀望见东桥了。再穿过几条纵横的田埂,便到了一排青砖瓦房的街上了。街上的人并不多,买东西的不多,卖东西的更少。外公转了好大一圈也没有找到猪板油卖。这年头,粮食少,人吃都欠,何况是猪!最后为了不浪费这一天的假,只得忍痛挑了一小块稍微肥一点的槽头肉,再买上两斤微黄色颗粒不均的粗盐,算是完成了任务。看看天色,现在约莫中午时间,最好能把午饭解决了,之后还要走两个多小时的路,赶回去出下午的工最好。于是外公走到东桥口唯一一家饭馆,用三两米换了三两饭,付了一分钱的加工费。如果要一小勺德阳酱油来拌饭,则还要花一分钱。不过这种待遇一般是颁给黏脚来的小孩的。于是,外公和大部分在德阳吃午饭的赶场人一样,向店主要了一碗面汤,就蹲在路边大嚼起来。

店里也买面,买的人很少。不卖菜,也没有人买。

这就是七十年代混着泥土味和酱油香的赶场记忆。

80年的蓑草辫子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在生长。八十年代的德阳县城,热闹也从东桥延伸进去,到钟鼓楼处汇聚,然后再向四方蔓延,于是东西南北街就成了这一时段的繁华。

还是花样年华的妈妈听村里姐妹说德阳县城里新来了一种“棋子格”的确良,心里总是念想。虽说现在可以不凭布票买了,可是一尺布四角八分五,一件衣服至少得要六尺布,四六二四,六八四八,五六三十,要二块九毛一分钱呢!还要加三毛五的裁缝钱,三块多了!家里可没有这笔开支!卖蓑草可以啊!于是,有梦想的妈妈每天在干完农活和大队会计之余,便去人民渠岸,荒石山边割蓑草。蓑草丛生,茎叶细长,从根部握住一大把,镰刀一拉,白浆微浸,竖放于篓,长尾摇曳。背回家顺着放置两条长板凳之间,自然风干。等蓑草堆得四条板凳都挡不住的时候,就可以捆扎去卖了。先是抓起手能握住的一大把,然后抽一根最长的把端口捆紧,接着把蓑草上部分成三股编成辫子,这辫子会越来越细,到尾梢就扎紧。最后就用一根青竹竿把一个个蓑草辫子分别穿在两头,挑着就去赶德阳了。

路依然是土路,但是宽了一些。偶尔有一辆前后都载着人的自行车欢快地飞过,路上便会扬起一阵轻微的泥尘。路上行人多了一些,大多都带着自家可以不用的物品去换成生活必需品。比如鸡蛋换油盐。也有不少年轻男孩女孩挑着红薯藤蓑草辫的。大家边走边说,期待着赶场带来的满足感。

粗劣的物品不必进繁华地段,在东桥下面就有专门的收购点。蓑草是造纸的好原料,德阳县里有造纸小厂。蓑草八分一斤。妈妈这一担二十来斤,可以买到一块六毛,离三块多的的确良差距还很大呀!回家继续割蓑草吧,再卖两次就够啦!不过六分钱一碗的凉粉还是可以来一碗犒劳犒劳,东街上那一家味道巴适得很,也为今后的努力增加一点动力!一角钱的电影票也可以来一张,听说最近的《少林寺》好看得不得了。姑且留待做下次的犒劳吧!

八十年代的赶德阳,给努力灌注了希望!

90年的希望之路

路,一头连着现在,一头接着未来。路的延展,开阔了人们的视野;路的承载,肩负着人们的希望!

建市之后的德阳,像一颗恒星,以四周八面辐射性修建公路来散发它的魅力光芒!德汉路、德乐路、德中路……,县县通水泥,乡乡通柏油,德阳,以路为手,拉近着周边与它的距离。

出阁到中江的妈妈,再也不用前面托着弟弟后面托载着我骑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赶德阳了。德中路上一挥手,有空儿的过路汽车就会停下来,三元钱的车费,加上中途乘客上上下下的耽搁,约莫五十分钟也就到德阳了。尽管这一路弯弯绕绕得胸口发闷,汽油味冲得胃里翻滚,多数时间一下车就把忍了很久的消化物翻江倒海一股脑儿的倾吐出来,但汽车,该坐还是会坐,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天刚亮就启程走几个小时去赶场了。妈妈给我买件新衣服,给弟弟买只玩具枪,带我们去逛逛文庙,临了买一点猪肉回去——路修好之后,爸爸已经可以到德阳来上班挣钱啦!

有路,走出去就是希望!

时光机里赶德阳-优秀散文2000字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

换一换